• <menu id="yccca"></menu>
  • 返回
    頂部
        友情鏈接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物專訪 > 專題專訪

    柴之芳院士眼中的科學家精神

    發布時間: 2022-05-16 17:35:54   試劑信息網

    唐孝威院士兩三事


    柴之芳

    (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)



    我1964年進入中科院高能所后不久,就知曉唐孝威先生是一位著名的實驗核科學家。后來當我在高能所中關村核技術應用部負責科研工作時,唐先生又將他的一個研究組從高能所玉泉路總部轉到中關村分部,積極推進交叉學科研究,尤其是分子影像學的研究,這樣我就有了更多接觸唐孝威的機會。在本文中,我不想寫他的杰出科研成果,只是從我個人和他的交往留下的回憶中,挑一些小事落筆。


    01
    布衣院士

    唐孝威是一位孜孜不倦地在科研領域中耕耘一輩子的大科學家。他學問大,但架子不大,準確地說,是沒有架子。任何人都可以與他討論科學問題,尤其是新問題。他從不傲視,也不輕視別人,不管他是小字輩,還是一位青年學生。他經常不厭其煩地寫信回答一些青年學生提出的各類科學問題,有求必答。他認為“這些年輕人對科學的追求應該鼓勵,雖然他們不一定能成為科學家,但是,他們能有這種追求科學的精神,對國家、社會和他們自己都是有益的?!?/span>


    唐孝威先生是國內外著名的大師,早在1980年就當選為中國科學院數理學部委員(即現在的院士),但是他在所有的報表和材料中,只填研究員, 從不填院士。他說院士不是職稱,只是個榮譽,即使這一榮譽,他也并不看重。從輩分講,我比他小一輩,所以我覺得稱他為唐先生是理所當然,但他不讓;我稱他唐老師,也不讓;若稱他唐院士,他更會不高興。他堅持要我稱他“老唐”,他說他年紀大了,比我大,所以只有稱“老唐”是合適的,其他都不行。為此,我這里只能簡稱他為“老唐”。他的名片也十分簡單,如果按照現在不少年輕人的做法,名片上各種大大小小頭銜密密麻麻,讓人看不清名片上的主要信息,那老唐的名片不知要多長,才能將他的頭銜填全。


    02

    大智若愚


    老唐初給人的印象并不深刻, 他聲音并不洪亮,更不善夸夸其談,甚至給人會有種“木吶”、“迂腐”的感覺。是的,老唐心目中只有”科學“兩字, 除此以外,他并不精通,甚至缺乏基本常識。你不可能與他討論日常生活中的事情,例如物價上漲,通貨膨脹。更不可能與他聊東家長,西家短,張三李四??鬃釉唬?strong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outline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overflow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“無求而大求, 無為而大為”。老唐正是這樣“大求”、“大為”的人。他對生活沒有任何奢望, 對吃、穿、行等無所追求, 甚至可說是外行,但對科學的追求卻沒有止境,從高能物理、基本粒子、核探測技術,到腦科學、分子影像學等都充分反映了老唐作為科學大師的本質。我清楚記得,老唐有幾年在高能所中關村分部工作時,見了我,第一句話總是:“(科研)有沒有新的?”。那時,我每次知道老唐到中關村時,我總得事先想好若見了老唐,有什么新的科研結果可以向他介紹。若沒有,我干脆見了他后立馬說,“最近沒有新的結果”, 免得他先開口。古語說:“寬其心容天下物,虛其心論天下事,平其心究天下理”。老唐心中沒有別的,只有“物”、“事”、“理”。他心中包容的“物”就是客觀世界,思索的“事”就是自然界基本事實,探究的“理”就是科學道理。

    除科研之外,他對日常事務毫無興趣,社會中的逸聞趣事,他索然無味,對金錢亦無動于衷。記得老唐1978年出國,在丁肇中實驗室工作2年,回國時,他將所有外匯積蓄都交了黨費。我當時得知后,先是感到詫異,后又感到令人敬佩。因為上世紀七十年代末、八十年代初,我們的工資多么低。1980年我獲德國洪堡基金資助在科隆大學做訪問學者時,十分感慨,在德國一個月的收入頂國內幾十倍,一年等于幾十年。而老唐卻對金錢毫不動心。1998年9月14日,何梁何利基金評選委員會書面通知老唐:“經專家提名推薦、初審評議和終審評定的嚴格評選,何梁何利基金評選委員會決定授予您1998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,頒發獎勵證書和獎金15萬港元?!钡钊讼氩坏降氖?,這項殊榮連同獎金卻被老唐謝絕了。這就是唐孝威!因為對他而言,一切獎勵和獎金都淡如水,他的興趣只有科研?!霸洔婧ky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云?!庇迷诶咸粕砩鲜仲N切。


    吃飯又是一件能說明老唐“木吶”的事。老唐由于他的科學地位和影響力, 經常被邀參加各種評審會。國內的評審會無一例外都是以聚餐收尾,在餐桌上大家談笑風生,碰杯敬酒,氣氛融洽。而老唐參加完評審會后,很少去聚餐,尤其是上午在北京中關村地區的評審會,中午會后他都回到辦公室,啃他自己帶的面包或干糧。一些不知情的單位領導常悄悄問我,是不是老唐對他們有看法,還是對評審內容有意見。我非得再三誠懇解釋,不是老唐對你們有意見,這是老唐的習慣,他不喜歡應酬,這些單位頭頭才將信將疑。

    03

    為而不爭


    “天之道,利而不害;圣人之道, 為而不爭”。老唐身上體現了一位樸實的科學家的優秀品德,他以自己的言行影響周圍的同事和學生。老唐表面上看,并不厲害,我幾乎從來沒有聽到過他訓斥人,甚至沒有大聲評論過別人。但實際上他心里有數。他領導過科技部的“國家攀登計劃核醫學和放射治療中先進技術的基礎研究”和重大基金“發展近場技術、研究生物大分子體系特征”等多個項目。他作為首席,沒有要任何經費。將經費全部分配給了各研究組。相比之下,現在有少數國家重大項目的首席,立項時不是考慮挑選全國的優秀力量,而是將主要經費收入自己賬下, 后再考慮“關系戶”、“友情戶”?!胺仕煌饬鳌币殉闪艘粭l心照不宣的分配準則。

    04
     逆境順境 

    我很少看到老唐的題字,但“在逆境中頑強奮斗,在順境中埋頭苦干”,卻是老唐為數不多的一條重要題字。這使我想起一句類似條幅“逆境不沉淪,順境不懈怠?!币约傲硪痪涔庞枺骸案F則獨善其身, 達則兼濟天下?!蔽蚁?,這是他一生經歷的總結。確實,老唐有過困難時期,受過隔離審查,挨過沖擊批斗,即所謂的逆境。但他身處逆境,仍堅持學習和工作,獨善其身,從未放棄。他也有過輝煌時期,當選過中共十二大和十三大代表,有過全國勞動模范等花環,但對他而言,這只是身外之物,沒有可留戀的,他繼續埋頭科研,毫不懈怠,盡可能幫助周圍同事和年輕人。他組織過的香山會議可能是最多的, 我問他,有沒有組織過10次以上的香山會議,他說記不得了,可能有吧。


    05

    交叉學科


    交叉學科聽起來似乎很時髦,但實際上經常是找不到歸宿,遞上去的申請書沒有歸口,結果是無門可敲,無路可走。老唐作為卓有成果的實驗核物理學家, 毅然在花甲之年以極大毅力推動腦科學和分子影像科學的發展, 持之以恒,毫不動搖。實際上,老唐也經常會聽到一些負面議論,例如“你懂生命科學嗎?你對腦活動知道多少”這類很刺激的話。但老唐并不在意,堅持不懈。他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展物理學與醫學的交叉研究以來,在醫學影像技術方面,主編了《核醫學和放射治療技術》、《腦功能成像》、《腦功能原理》、《意識論——意識問題的自然科學研究》、《夢的本質——兼評弗洛伊德理論》等一系列重要著作。他具有大科學意識,能準確判斷某一個學科在整個跨學科研究工作中的地位和發展前途;借用一個學科的觀點和方法去解決另一個領域的問題;他能與來自不同學科、使用不同學術語言的研究者在共同的語義環境下交流和工作,堪稱交叉學科領域的佼佼者。老唐有廣泛的好奇心,開放合作的心態和敢于承擔風險的美德。


    我們經??梢杂龅揭恍┯忻膶W者不愿意真正接受和承認交叉學科的重要性,更不愿意認同不同于他自己的一些交叉學科的觀點和見解,認為不正統,不科學。這種態度不僅會造成科學家之間的隔閡,更不利于交叉學科的發展和創新。曾擔任過4屆美國總統科學顧問的諾貝爾獎得主Glenn Seaborg這樣描述學科的交叉性:“(科學)發現中有大美,音樂中有數學,科學與詩歌在描繪自然界時是血緣相通的。”(原文為:There is beauty in discovery;there is mathematics in music;a kinship of science and poetry in the description of nature.)


    老唐現已逾九十, 按說他早已歸入“資深”行列,應當多享受生活,然而他仍是老驥伏櫪,沉湎于交叉學科的興趣之中,其樂陶陶,其情融融。




    柴之芳院士

    作者簡介:
    1964畢業于復旦大學物理二系放射化學專業。1980年至1982年獲洪堡基金資助,在德國科隆大學從事核技術的應用研究。其后,曾在美國Purdue大學、法國Strassburg核研究中心、荷蘭Delft大學、ECN能源研究中心、東京都立大學等地短期工作。2007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。
     
    柴之芳院士長期從事放射化學和核分析方法研究,建立了多種元素的先進放射化學分離流程,并被多家國外實驗室采用。倡導并建立了可研究元素化學種態的中子活化方法,發現了一些與生物滅絕事件有關的異常銥的化學種態;將這類方法發展到生物環境樣品,實現了細胞、亞細胞及分子水平的微量元素研究,對一些生物必需元素和有毒元素的生物環境效應給出了科學解釋?,F從事核能化學和放射醫學研究。組織了基金委重大研究計劃和多項重大基金項目。共發表SCI論文600余篇,包括Nature及其子刊 , Chem Soc Rev,PNAS,JACS等,中文著作8本,英文5本,在國際重要會議作大會或主旨報告60余次。

    曾任或現任國際純粹與應用化學聯合會的領銜委員(Titular Member)、英國皇家化學會會士、以及其他5個國際組織的委員;Radiochimica Acta等4本國際刊物及中國科學等10本國內刊物的編委、副主編或co-editor。
     
    曾獲全國科學大會獎、 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、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等國家級和部委級獎9項。2005年獲國際放射分析化學和核化學領域的最高獎-George von Hevesy獎, 是發展中國家第一個獲獎人。2014年獲湯森路透以及近年多次愛思唯爾高被引科學家稱號。

    承擔科研項目情況:
    現負責基金委重大研究計劃“先進核裂變能燃料增殖和嬗變研究”(2012-2019)和基金委重大基金“乏燃料復雜體系中錒系元素化學行為研究”(2018-2022),以及參加科技部兩項關于納米材料和分子影像方面的重大專項。


    av无码zaix
  • <menu id="yccca"></menu>